首页 寺院简介 会长简介 保定佛教新闻 佛教资讯 佛教影音 保定大慈爱心社 莲池讲坛 佛教文摘
 保定大佛光寺举行药师...
 弘扬药师精神,建设人...
 河北省第六届佛教讲经...
 保定真觉禅寺(大慈阁)...
 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
 保定佛协举办佛教中国...
 保定大慈爱心社在中秋...
 保定佛教界开展爱国主...
 重阳秋风送心香——保...
 保定大慈爱心社开展20...
 保定大慈爱心社开展中...
 保定大慈爱心社关爱徐...
 保定大慈爱心社为雅安...
 大慈爱心社援助震区倡...
 佛教协会
 涞水广华寺
 关岳行宫
 百国极乐寺
 观音寺
 佛教协会
 真觉禅寺
 佛教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 佛教文摘

星云大师:念念于心为佛教 本分做好出家人

更新时间:2015-02-12 20:52:16点击次数:1636次

星云大师,江苏江都人,1927年生,1938年于南京栖霞山礼宜兴大觉寺出家。出家70余年,在全球创建了200余所寺院,其中美国西来寺、澳洲南天寺、非洲南华寺、巴西如来寺等均为当地第一大寺。此外还创办了16所佛教学院、多所美术馆、图书馆和出版社,50余所中华学校等,先后创办西来大学、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南天大学等。撰有《释迦牟尼佛传》、《佛教丛书》、《佛光教科书》、《往事百语》、《佛光祈愿文》等,总计2000余万字,被译成英、德、日、韩、西、葡等20余种文字。
 
2014年9月份,在江苏宜兴大觉寺内,记者见到了佛光山开山宗长星云大师。一袭黄袍、一串念珠,他满脸安详地坐着轮椅进入接待大厅。已入耄耋之年的星云大师,仍然思绪清晰、精神饱满,当天他在南京出席了两个活动,路上车旅劳顿,晚上特意挤出时间接受采访,让记者倍受感动。
 
一生弘法  尽好出家人本分

记者:您一生弘法,历尽艰辛。在您弘法最艰难的时候,支撑您的信念是什么?回顾您的一生,您有什么感触?

星云大师:坦白说,我没有觉得什么困难,我只是尽心而已。虽然在我一生的弘法历程中,遭遇到很多阻扰,但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家不能理解的,我就多做几次说明。比如,我们在美国洛杉矶建立西来寺时也不是那么容易,仅公听会就开了6次,协调会开了100多次,前后经历了10年时间才建成。回顾我的一生,我并没有很大的志愿,说要复兴佛教、福利天下,我不敢承担这许多慈心悲愿,但自从我出家以后,念念于心的就是“为了佛教”。为了佛教,我应该本分地做好一个出家人;为了佛教,弘法上的辛苦,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为了佛教,我要注意己身的威仪,行立坐卧要庄严;为了佛教,我要自我充实,不可以让人轻视出家人;为了佛教,我讲话要诚恳,不能任意乱说;为了佛教,有人批评佛教,我要写文章护法;为了佛教,我要办教育、办文化、办慈善事业等。其实这点小小的事业,也谈不上对佛教有多大贡献。为大众服务,就要尽我的本分。

记者:出家70多年来,祈愿一直是您每天必有的修行。您为谁祈愿,不同人生阶段的祈愿有发展变化吗?

星云大师:过去的信者向佛陀祈愿,大部分都是向佛陀提出要求:请佛陀给平安、赐幸福,保身体健康、事业顺利,却很少关怀社会、关怀别人。记得20岁左右,我与一般人一样诚心祈福,祈求佛陀加持,赐给我慈悲、智慧、勇气、力量,心里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到了30岁,忽然感到自己太自私了,每天向菩萨求这求那,都是为了自己。我应该要为师长、父母、朋友祈愿,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平安。我想我应有所进步,不再自我索求,而是为别人祈求。

慢慢地,到了40岁,有一天反观自照,觉得还是不对。只是为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祈愿也太狭隘了,应该要再扩大,又改为:希望佛陀为世界带来和平,为国家带来富强,为社会带来安乐,为众生带来得度的因缘。每次祈求完后,心中欣喜,觉得自己在修行上又更上一层楼了。50岁时,又觉得不够圆满,因为每次都要求佛陀去帮助别人幸福平安,难道我就不能向佛陀学习,为世界众生服务、为他们解除烦恼忧悲、为他们带来平安幸福吗?所以,到60岁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效法诸佛菩萨“代众受苦,难行能行”。于是我向佛陀告白:慈悲伟大的佛陀,让我来担当天下众生的苦难,您可以测试弟子是否能承受世间人情的辛酸冷暖,帮助众生安乐,实践佛陀的大慈大悲,学习佛陀的示教利喜。这时候我才真正觉得我的祈愿进步了。

“人间佛教”  增进人生幸福的教法

记者:针对佛教的迷信化与神鬼化倾向,过去太虚大师、印顺法师、赵朴初居士都主张“人间佛教”,您的一生也致力于推动“人间佛教”。什么是“人间佛教”呢?

星云大师:佛教本来就是人间的。佛陀出生在人间,修行在人间,成道在人间,弘法在人间。所以名为“人间佛教”,并不是说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所谓新、旧佛教的分别,只要是佛说的、人要的、净化的、善美的,有助于增进人生幸福的教法,都是“人间佛教”。

“人间佛教”就是在家中父慈子孝,在社会上人我和谐,在国际间平等和平,人人本着佛法的慈悲智慧,彼此尊重包容,欢喜融合,真心实意相待,共创圆满自在的人生。

记者:为推进佛教的现代化和人间化,您开创的佛光山做了哪些创新?

星云大师:过去的佛教总是提倡只要念佛、拜佛,未来就可以往生于佛国净土;但我觉得不一定要将来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应该在当下就可以往生到佛光山来。因此,我在建设佛光山时心中就有一个理想——以一个人的人生为蓝图,把佛光山建设成一个“人间佛国”。把一个人的一生,包括生老病死和生活中所面对的一切问题都纳入到我们的考虑中。

所谓“幼有所教,老有所终”,在育幼方面,我把孤儿院扩建到斯里兰卡、印度菩提迦耶、拉达克等地。我在巴西有200多位“如来之子”,在马来西亚、印尼、泰国有许多善堂师姑,他们把领养的孩子送来佛光山,我也帮助这些孩子接受教育,为青少年成立小学、中学、大学。到现在为止,已经有1400位青年儿女开始为社会服务了,他们有的做医师,有的做记者,农工商各界都有我们的孩子。为了让老人得到安养,除了在宜兰接办仁爱之家,在凤山代高雄市政府管理老人公寓崧鹤楼外,本山也设有佛光精舍。

此外,佛光山还为生病者设立了佛光诊所,方便寺里的众人、来山的信徒、游客,甚至附近的居民就诊;我们也设有云水医院,将医疗设备送到偏远地区义诊。面对往生的课题,我们设立了安宁病房,让临终者及家属都能得到安慰,建造万寿园公墓、七宝塔等,安奉往生者的骨灰,让亡者有所归,让生者安心。总而言之,佛教最重要的就是“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记者:1991年,在您的推动下,国际佛光会得以成立,迄今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了协会,成为全球华人最大的社团。请谈谈您“佛教国际化”的理想及践行。

星云大师:佛教不是一个人的,也不是一个地方的。佛教讲到时间,都说“无量阿僧祇劫”;讲到空间,则说“无量无边的世界”;讲到生命,即是“十方法界众生”。

我希望在空间上,“人间佛教”的发展,能把佛教带到“此世界、他世界、十方诸世界”;在时间里,能把佛教从过去、现在,带到此时、彼时和无限的未来;在生命间,能够广度一切众生,让普世人等都能离苦得乐。所以,我们在全世界五大洲建立了好几百个寺庙,也影响了很多当地人士,他们虽然有的信仰其他宗教,不过有了佛教平等、慈悲的观念,心地会更加柔和,也让他们从中受益。

推行佛教国际化,首先需要过语言关,所以我们的僧徒学习各国语言,英文好的派到讲英文的地方去讲授佛法,法文好的派到讲法文的地方去说法,韩文好的派到韩国。掌握各种语言对发展国际佛教非常重要。

兴办教育  提升社会和国家力量

记者:您在全世界创建了数十所佛学院和大、中、小学,还在中国大陆捐建了100多所希望小学。您从事教育事业的初衷是什么?

星云大师:我从小没有受过正规教育,12岁出家以前断断续续上过私塾,但加起来不超过两个月。出家后的近10年间,大部分时间都在劳动服务中度过,偶尔有老师来为我们上课,但次数不多。

直到十七八岁时,我进入栖霞律学院就读。幸运的是,老师派我到图书馆管理图书,于是就利用这个机缘,阅读了不少书籍,如梦初醒般地发现人间竟还有这样的宝藏。

教育可以改变人的气质、提升人的思想,给人能量,健全自己,今后更好地服务社会。教育不昌,国家衰微;教育普及,人才辈出,国家一定兴旺。同样,如果佛教有人才,也会兴旺。我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也自不量力地觉得应该要发心,替佛祖普爱众生,多办一些教育。于是就办了很多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我不是很热心于传教,但却热心于办教育和推动文化发展。我们作为出家人,办教育不只是为了佛教、为了普度众生,而是为了让整个社会、国家的力量得到提升,这才是我们的责任。

记者:您开创的佛光山也一直致力于教育、研究和社会服务等工作。在您看来,寺院应该发挥怎样的功能和作用?

星云大师:寺庙本身就有教育的功能。寺院和学校一样,要给予民众一种道德的教化、慈悲的教化、人民团结的教化,教人为人、处事、爱国、爱家的道理。另外,寺庙也是人生的加油站,有苦恼了,没有办法解决,到寺庙里跟佛礼拜一下,便得到了启发,增加了勇气,让人又有信心可以走更长远的路,为国家和社会服务。

记者:您成立了多所佛学研究院、出版机构,编纂出版了大部头的《佛光大藏经》、《今日佛教》、《人生》等书刊。您所创建的大学、研究院、出版机构对佛学研究起到了哪些推动作用?

星云大师:宣扬佛法是我的目标之一,但不是利用电视台、电台、报纸或出版社来宣扬佛法,这是狭隘的,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宣扬道德,宣扬做人处事,宣扬社会和谐,宣扬慈悲、和平、平等、互相敬爱。

说到《佛光大藏经》,过去的藏经本子都是木刻的,没有标点,也没有分段,一般人看不懂。所以,我就自不量力于1977年成立了“大藏经编修委员会”。如此浩大的工程,编纂起来确实很艰难,但艰难的事总要有人做。不只是我一个人,有好多人一起工作,包括佛光山早期赴日留学的硕士博士僧、佛光山佛学院的研究生和南华、佛光大学的硕士、博士以及学者等。

迄今我们已经花了30多年的时间做编纂工作,断句、考证,快要完成了。也陆续出版了阿含藏、般若藏、禅藏、净土藏、法华藏等198册,其中入藏编纂的典籍374部,存目1023部,研究专文39篇,流通于中、日、韩、英、法、德、美、澳等国。除了《佛光大藏经》外,我们也编纂了白话经典,出版了《中国佛教经典宝藏》以及杂志、通俗小丛书,让大家接受佛法,看懂佛学,从佛学中受益,增强大家在为人处事上的认识和信心,我们要把佛教普遍化、通俗化,甚至生活化、人间化,这方面中国各个大学的教授也给了我们不少帮助。

文化弘法  借文学弘扬佛学理论

记者:请您谈谈佛教与文化间的关系。

星云大师:佛教发源于印度,光大于中国。在中国的2000多年间,佛教和中华文化水乳交融。我们的生活、语言等深受佛教影响。例如,在语言上,人和人之间的讲话会不自觉地运用到佛法的相关名词,如往生、因果、缘分、三千大千世界、不要造孽等。另外,佛教建筑方面,如敦煌、云冈、龙门、麦积山等石窟,都是中华艺术的瑰宝,名扬世界。再者,佛教对人民的教化,如“因果报应”思想,对促进社会和谐也起了很大作用。

中华文化离不开儒释道的文化。因此,中华文化要复兴,就要重视和发扬儒释道的内容和中国历史。未来的中国,必定要循着过去中华文化的轨道,创新和光大中华文化。

记者:您撰有《释迦牟尼佛传》、《迷悟之间》、《百年佛缘》等专著,共计2000余万字,被译成20余种文字。请您结合您自己的文学创作谈谈宗教与文学的关系。

星云大师:佛教里的很多作品有文学的外表和哲学的内容。如《华严经》、《法华经》、《维摩经》、《金刚经》等佛经的文学意味非常浓厚,但在内容上,又有哲学对人生命和内心的探讨,甚至不只探讨前世今生,也探讨未来生命的何去何从。此外,一些高僧的诗偈清新隽永,在文学上也拥有很高的造诣。

我个人常常觉得,好的文学作品和讲话不一样。讲话是几个人、几十个人、大不了几百几千个人听,但好的文学作品不仅能在当时当地造成广泛的反响,甚至能超越时空、影响无限。因此我倡导文化弘法,把佛学和哲学、文学结合在一起,用文学形式去弘扬佛学的理论。我个人才疏学浅,对佛学没有很精深的研究,也不敢说有很多文学创作,只是努力践行对佛法的宣扬,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佛教的兴衰,我们出家人也有责任。我本着出家人的责任,几十年来不断写文章。没有办公桌的时候,我的大腿就是我的办公桌,在火车上、飞机上,甚至伏在地上也能写作。我今年88岁,写了几十年,出版了几百本书,我的理想是“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长流五大洲”,可以说,我在这方面也尽了一点小小的责任。

“五和”助两岸有序和平发展

记者:您也有“执著心”,一直念念不忘两岸关系,一直致力于推动两岸友好往来。未来如何促进两岸关系进一步发展?

星云大师:两岸关系本来应该很简单,因为两岸虽然一水之隔,但都是中国人,大家同文同种一家亲。我认为未来两岸的关系可以重在谈“人”。人做朋友来往,互相访问,互相交换教授、学生,你来我往,我往你来,来来往往,大家就是一家亲了嘛。

在我看来,“五和”可以帮助两岸之间有序和平发展。所谓“五和”,首先是“自心和悦”。两岸间要像兄弟一样,人民要从心里相互尊重友爱,彼此心里和悦,和平自然水到渠成。其次是“家庭和顺”,恢复家庭的礼节,重视伦理的建设。因为家庭和顺,是社会和谐的前提。再次是“人我和敬”,现在两岸之间交流愈来愈密切,无论是朋友之谊、商贸互惠,都建立了正向的关系。若双方彼此和敬互爱,加强来往,到最后两岸一定是一家亲。如果做到了“自心和悦”、“家庭和顺”、“人我和敬”,就能“社会和谐”,进一步追求“世界和平”。(文:明海英)

星云语录

人是依靠因缘而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的力量是单薄的,应该多多广结善缘,因缘愈多,成就愈大。有时一句好话、一件善事、一个微笑,都能给我们的人生广结善缘,成就大好功德。所以,每个人都不能轻易放弃任何结缘的机会。结缘,使我们的人生更宽阔,前途更平坦。积德结缘的人生,才是幸福的根源。

说话,要四平八稳,对于各种人事关系要顾念周全,要有全方位的认知;做事,前因后果、左右关系,也要有全方位的知识。所谓“全方位”,在时间上要“竖穷三际”,在空间上要“横遍十方”。对宇宙人生有“全方位”的了解,对世道人情有“全方位”的认识,如此做人处事,方能“全方位”的面面俱到。——摘自《迷悟之间》

888.jpg
(编辑:保定佛教资讯网)
保定市佛教协会主办 www.bdfjzx.com
地址:保定市穿行楼街57号大慈阁院内  邮编:071000  电话:0312-2019833
Email:bdfjxh@163.com    技术支持:航程网络  冀ICP备08009030号  冀公网安备 13060602001007号